您的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2021年首场流星雨今晚大爆发,象限仪流星雨来了

内容导读: 今天晚上我们将迎来2021年的第一场流星雨象限仪座流星雨极大。不过最近一波又一波的寒潮来袭,恐怕是冻跑了大部分想半夜出去看流星雨的胖友们。不要紧,还可以看我们的流星雨直播解馋嘛!当然,先来看看小知识一箩筐吧~ ▲ 2014年的象限仪座流星雨...

今天晚上我们将迎来2021年的第一场流星雨——象限仪座流星雨极大。不过最近一波又一波的寒潮来袭,恐怕是冻跑了大部分想半夜出去看流星雨的胖友们。不要紧,还可以看我们的流星雨直播解馋嘛!当然,先来看看小知识一箩筐吧~

2014年的象限仪座流星雨流星

消失的星座:象限仪座

比起双子座、狮子座等黄道星座,大家对象限仪座一定感到很陌生。更神奇的是,现在天上并没有象限仪座了。那么,象限仪座流星雨是怎么得名的呢?

其实在18世纪,星座划分很混乱,不同人给出的划分方式有重复也有遗漏。象限仪座就是在1795年由法国天文学家拉郎德创立,在武仙座右脚、牧夫座左手和天龙座之间。在1922年,天文学家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情况,就由国际天文联合会规定了国际通用的88星座以便交流,暗弱的象限仪座则被排除在外了。

通常辐射点在哪个星座我们就叫它哪个星座的流星雨,但是象限仪座流星雨的辐射点在牧夫座头部和天龙座之间。而且六月出现的“六月牧夫座流星雨”和十月出现的“十月天龙座流星雨”辐射点也在附近,为了避免混淆,就采用废弃了的星座来命名,这也是国际天文联合会唯一的一个用不存在的星座来命名的流星雨。

象限仪座流星雨辐射点示意图

象限仪座流星雨的神秘母体

2003年,美国流星专家彼得·詹尼斯肯斯计算出了象限仪座流星雨的母体轨道,对应着小行星2003 EH1。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象限仪座流星雨就跟双子座流星雨一样,来源于小行星而不是彗星。

然而,2003 EH1的轨道又与500年前中国、日本和韩国天文学家发现的C/1490 Y1彗星非常相似。因此,天文学家认为小行星2003 EH1很可能是C/1490 Y1彗星的彗核分裂后残留的碎片,或者又叫做“岩石彗星”。

这样一来,象限仪座流星雨的辐射点就很难确定了。因为它的来源比较复杂,流星体轨道弥散比较大,我们只能得出一个大致的辐射点范围,有时候竟然可以观测到相距很近的几个辐射点一起向外辐射流星。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象限仪座流星雨的流量和峰值时间也比较难以预报。

象限仪座流星雨辐射点弥散

图片来源:Avramova & Enimanev (2012)

象限仪座流星雨的时间

象限仪座流星雨活动时间一般在12月28日至次年1月12日,极大时间一般为元旦假期后的1月3日至1月4日。但是因为很难精确计算象限仪座流星雨母体产生的流星体分布结构,目前我们还不能对它出现的时间和规模作出准确预报。今年的极大时间估计在北京时间1月4日16:20左右,依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由于小行星2003 EH1的轨道平面与地球轨道平面垂直相交,因此地球经过的流星体带较窄,象限仪座流星雨的峰值时间也就比较短,通常在6小时左右

象限仪座流星雨母体轨道平面与地球轨道垂直

图片来源:JenniskensP. (2003)

所以观看象限仪座流星雨不太容易,不但要这6小时你所在的地点需要处于黑夜。而且要赶上晴天、到光污染少的地方。而且对于国内绝大多数地区来说,象限仪流星雨的辐射点在22点以后才会从东北方升起来,这个时间对于北半球来说还要克服彻骨的寒冷。因此如果你从来没有看流星雨的经验,建议不要对肉眼看到这个流星雨抱有太大希望哦~

象限仪座流星雨的数量

象限仪座流星雨的特点之一就是数量不稳定。这个流星雨最早在1825年被观测到,直到1839年才被确认为是一个活跃的流星群。1864年到1953年,由观测的122个观测数据得到每小时流星数量只有45颗。1965年到1971年,流星雨的流星数量最大达到190,最小只有65。而现在,通常极大时每小时天顶出现的流星数约为120颗,但不同年份可能在60到200颗之间波动。因此,象限仪座流星雨被认为是每年最活跃的北半球三大流星雨之一

还有一点值得高兴的是,象限仪座流星雨的火流星和亮流星比例非常高,因此非常适合用我们的全高清微光摄像机拍摄,直播效果非常好。

今年的极大时间预计在北京时间1月3日22:30,预报的极大流量在120颗左右。但是以北京为例,那时候流星雨的辐射点高度只有2度,因此还几乎看不到群内流星。更不幸的是,那时候一轮农历二十的盈凸月已经升起,将给肉眼观测带来巨大影响。后半夜去看并不一定效果更好喔。当然还有近乎玄学的天气,也给观测增添了一丝不确定性。所以,你会怎么抉择呢?留言告诉我们吧~

References:

Abedin A., Spurny P., Wiegert P. et al. (2015). On the age and formation mechanism of the core of the Quadrantid meteoroid stream.

Avramova A. & Enimanev M. (2012). Quadrantids 2012.

Fisher J. (1930). Harvard Observatory Circular.

International Meteor Organization (2020). 2021 IMO Meteor Shower Calendar.

Jenniskens P. (2003). 2003 EH1 is the Quadrantid shower parent comet.

Millman P. & McKinley D. (1953). The Quadrantid Meteor Shower.

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