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正文

揭秘许世友的晚年生活:为何和这位开国将军情深义重

内容导读: 原题:吴东峰:念念不忘我的老班长|如是我闻之许世友(10) 开国将军轶事笔记 并非正史,亦非小说。 如是我闻,姑妄听之。 上将卷(未定稿) 许世友 (1905--1985) 1955年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绝似...

原题:吴东峰:念念不忘“我的老班长”|如是我闻之许世友(10)

开国将军轶事笔记

并非正史,亦非小说。

如是我闻,姑妄听之。

上将卷(未定稿)

许世友

(1905--1985)

1955年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绝似三国张翼德,不输水浒黑旋风。

晚年许世友

许世友将军晚年在南京中山陵八号渡过。

早晨,打拳或锄草、种菜;上午,看文件、读书;下午,午休起床后,乘坐吉普车进山颠一圈。这是他独有的“散步”方式,不坐在车上颠上一颠,浑身就不舒服。接着,打猎或钓鱼……

许世友秘书李福海说,将军仍然关心国家大事。每天早上六点半的新闻要听,晚上中央台七点的新闻联播也要看。新闻联播完了后,如果是谈情说爱的片子,他扭头就走;如果是武打片,或戏剧片,他就留下来看。

《参考消息》每天都看,看报也就看个题。李秘书告诉他,《参考消息》没有什么新消息了,《内部参考》《国防参考》消息好看。许世友不信,还是天天看《参考消息》,坚持不懈,乐此不疲。

许世友有时也喜欢在家看16毫米的小电影,他最喜欢的是几部老片子,如《地道战》《地雷战》《霓虹灯下的哨兵》《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刘三姐》《乔老爷上轿》《小姑贤》等等,来回倒腾,百看不厌。中央关于反对特殊化规定下达后,他不让在家里放了。㊽

毛泽东接见许世友和钱钧

许世友秘书李福海与笔者说,许世友将军晚年不喜外出交往,他去的最多的是富贵山的“钱老”家。“钱老”者,即钱钧将军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许世友与钱钧两人皆出自少林寺,情笃深,义更重。俩人耳朵均背,扯着嗓子交谈。你说东,他说西,答所非问,言不对题,如鸡对鸭说,牛对马言,然俩将军则津津有味,兴致不减。

某日,许世友将军至钱钧家闲扯一个多小时,返回时问李秘书:“钱司令都说些啥?”李福海秘书言此忍俊不禁。㊾

许世友晚年很少到公共场所活动,因为他一到,别人都要站起来,还要握手寒暄,他感到不自在。而每年的国庆节、春节军民联欢会、文艺晚会,许世友一般都会出席。因为在这些活动中都会安排一场京戏,剧目有《龙凤呈祥》《空城记》《三叉口》《雁荡山》等传统剧目的折子戏,那是他的至爱。

笔者多次在南京市长江路的人民大会堂军民联欢演出中,见到许世友将军。印象最深的是,每次都是许世友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第一排位置上,左右两边都空空如也。

谁都不敢靠近他,他也不理任何人。

八十年代某年八一建军节,许世友将军于宴会酬酢之际,咏京剧道白《老黄忠》四句,博满堂彩。其时,笔者在场采访,可惜没记下戏文。

据李文卿说,许世友确实会背许多戏文唱词。

某次一个小型座谈会上,许世友当场问与会代表:“《封神演义》第一回纣王见女娲圣像,写了一首诗,你们哪个背得出?”

见无一人响应,许即随口而出:

“凤鸾宝账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亲王。” ㊿

1982年9月6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决定成立中央顾问委员会,许世友当选为中顾委常务委员、副主任。邓小平为第一届中顾委主任,副主任还有薄一波、谭震林、李维汉等。

中顾委成立后某日,在南京召开了一次华东组会议,笔者作为新华社记者列席是会。会上惠浴宇,白如冰、聂凤智等先后发言,最后聂凤智请许世友讲话。许世友慨然应允,他在会上愤然说:“江渭清、张春桥,政治局会议,一致通过要杀掉。为什么不杀掉?就是毛主席老婆,也要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什么不同罪!”

此时,聂凤智将军赶紧大声纠正:“不是江渭清,是江青。”众皆大笑

许世友将军竟高声说:“对,就是江渭清。”众又哈哈大笑。

其时,江渭清正坐许世友将军对面也。

会后,许世友将军问秘书:“我那个庶民的庶有没有说错?”秘书答:“没有。”将军说:“那就好。”又说:“与民同罪就与民同罪,为什么一定要加个‘庶’字。” (51)

许世友和他的长子许光合影

1981年冬,在老家生活的长子许光与定春(许世友侄)到中山陵八号看望许世友将军,他们见到将军时,不禁大惊。许世友正在卧室里用自制木炭炉烧火锅,炖萝卜羊肉吃。许光问:“你不是有炊事员吗?”许答:“木炭烧的好吃,他们不会搞。”许光又见将军竟用装满热水的塑料袋裹腿,忙问:“咋啦?”将军答:“老寒腿,关节痛,这样包起来好些。”许光问:“为啥不上医院做理疗?”许世友答:“我的法子灵,他们不敢搞。”

许光临行时,许世友竟叫警卫员扛来一麻袋的地瓜,叫许光带回去吃,许光既为难又好笑:“爸,咱家不缺这?”

许世友说:“这是我们自己种的,便宜,只要七分钱一斤。”

许光说:“家里只要三分钱一斤呢!”此时的许世友沉默了,最后挥挥手说:“那就算了。” (53)

1984年(待考)某日,许世友突然提出要到南京白水桥的“临汾旅”去看看部队。1958年,毛泽东提出“军队干部下连当兵”的口号,全军干部热烈响应,其中有250名将军下连当兵,许世友首当其冲。他与肖望东、谢胜坤、龙潜等将军来到“临汾旅”五四七团六连二排六班当兵,与士兵同吃、同住、同操练、同劳动、同娱乐,约一月余。将军晚年很怀念下连当兵的日子。

据“临汾旅”五四七团二营六连干部回忆,其时,许世友司令已垂垂老矣,但一到“临汾旅”营区就立即兴奋起来,大步走向他曾当兵的六连二排宿舍,望来望去,似乎在寻找什么?

团长、政委、营长、教导员、连长、指导员,不敢马虎,紧紧随其后。

许世友回头问连长、指导员:“我的老班长呢?”

连长、指导员一脸茫然。

问营长、教导员:“我的老班长呢?”

营长、教导员哑口无言。

将军怒问团长、政委:“你们把我的老班长弄到哪里去了?”

许世友和战士们在一起感到无比快乐

五三七团二营六连连长刘必虎与笔者言,此时,我们大家才醒悟,许世友问的“老班长”,是他二十多年前在六连当兵时的六班长孙承仕,与将军是“一帮一”、“一对红”的对子。他们连忙解释说:“报告首长,我们都是1968年后入伍的,首长是1958年在这里当兵的,老班长孙承仕早就转业了。”

许世友将军闻言后,沉默无语,郁郁不乐而归。(56)

采访对象和参考书目

㊽许世友,1982年4月15日南京采访。

㊾李福海,1982年4月15日南京访谈。

㊿李文卿1974年夏涟水聊天追忆。

(51)198口年1月7日中顾委华东组会议录音。

(52)龙潜(南京军区 开国少将),1986年12月11日南京采访。

(53)金冶、胡居成、胡兆才文《许世友》,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顾锦萍(许世友保健护士)文《生命的光华》

(54)李文卿,1985年6月25日北京访谈。参见李文卿著《近看许世友》,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4月版。尤太忠,1992年11月16日广州采访。

(55)陶处长(南京军区保卫部警卫处处长、许世友警卫员),1988年 10月24日南京访谈。

(56)1985年6月8日,南京军区179师537团2营6连连长刘必虎等采访。

(本文照片来自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编辑:

本文标签: 许世友的晚年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