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正文

汝南地名故事之十四:鹅鸭池怀古

内容导读: 汝南县城北二里处,天中山南,毗邻汝上公路,有一方池塘,原面积18亩多,据说是历代筑堤取土后的洼地。这片洼地素面朝天,如乡野村姑一样过着恬静的日子。她静静地捧着一汪清幽,让鱼儿在怀里雀跃,让杂草在周围丛生,进而任凭成群的鹅鸭孩子一般地...

汝南县城北二里处,天中山南,毗邻汝上公路,有一方池塘,原面积18亩多,据说是历代筑堤取土后的洼地。这片洼地素面朝天,如乡野村姑一样过着恬静的日子。她静静地捧着一汪清幽,让鱼儿在怀里雀跃,让杂草在周围丛生,进而任凭成群的鹅鸭孩子一般地争相栖食,生机盎然。当地人亲切地唤她“鹅池”,有心人还为她起了一个文雅的大名:悬瓠池。
悬瓠池那一夜遇到了一位白马将军,异彩绽放,从此更名“鹅鸭池”,名扬千古。世间叫“鹅鸭池”的池塘数不清,唯有汝南“鹅鸭池”同金铺的“鸡黍台”一样,婉约地步入了历史,步入了诸多文藻之中,这得益于唐朝那位智勇双全的大将军——李愬。然李愬,何许人也?
李愬(773年-821年),字符直。今甘肃省临潭县人。唐朝中期名将,西平郡王李晟第八子。他的生母早逝,由晋国夫人王氏抚养成人。王氏去世后,李晟因为李愬不是王氏的亲生儿子,命他穿锶麻服(为关系相对疏远者所穿丧服)为王氏服丧。李愬哭叫着不肯,李晟被他触动,就允许他穿齐衰服(为生母所穿丧服)服丧。李晟去世后,李愬和二弟李宪在墓边搭棚住着守孝,唐德宗李适怕他们伤身,下诏命他们回家。过了一夜,李愬光着脚又去了,德宗知道后大为感动,就允许他服满三年孝期后再还朝为官。李愬有谋略,善骑射,早年受父亲恩荫封官,任太常寺协律郎。元和十二年(816年),出任唐邓节度使,参与讨伐割据淮西的吴元济,于次年(817年)雪夜袭蔡州(蔡州是今日的河南省汝南县,后避代宗讳改为蔡州。)生擒吴元济,平定淮西。之后在淄州、青州等十二州打了十一场大战,擒叛军将领五十余名,俘斩士兵万余计。后患病卒于洛阳,葬于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渭滨镇香柏里村,时年四十九岁。可谓是: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李愬雪夜入蔡州那一战,创造了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以弱制强的奇袭战例。蔡州之地已有五十多年没有见过唐朝官兵,这里的老百姓早已厌倦了“只知有州府,不知有朝廷”的生活。据说那天城内百姓争先恐后地负柴草助唐军焚烧牙城南门,黄昏时分,城门坏,吴元济投降,申、光二州及诸镇兵2万余人亦相继降唐。蔡州人把李愬骑马经过的桥改为白马桥(在汝南西南4.5公里处),把李愬后来驻军的营地称为前营、中营、后营(在汝南县东南王岗镇),还建了一座白马将军庙(在王岗镇)。
鹅鸭池佐证李愬的智勇双全,更是千年留存。据《重修汝宁府志》载:“唐宪宗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冬,李愬雪夜袭蔡州,曾在此竹击鹅鸭,以乱军声”;《新唐书·李愬传》载:“夜半,至悬瓠城,雪甚.城旁皆鹅鹜池,愬令击之,以乱军声。”《资治通鉴 》亦载 :“夜半,雪愈甚,行七十里,至州城。近城有鹅鸭池,愬令惊之以混军声。”更有无数人驻足鹅鸭池畔赋诗撰文。明朝李昌祺吟曰:“水面残冰漾浅漪,临流驻马立多时。不因常侍成奇迹,千载谁知有此池。”明朝傅振商曰“鹅池春雪接河干,十万人家卧晓寒。不是将军留马迹,有人怎得画图看。” 清朝王元梅曰:“城头鼓角寂无闻,城下兵来涌如云。鹅鸭满池三尺雪,击波还忆李将军。”……。
一九四四年张振江任河南八区专员时(专员公署在汝南),曾于公路一侧立一石碑,大书“唐李愬雪夜击鹅鸭处”九字,此碑后来不知下落。现立在岸边的“鹅鸭池”碑是十年前所立。鹅鸭池如同一个u盘,将那一夜的惊心动魄深深刻录。
那一夜准确地说是宪宗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十月十日夜,一个寒风刺骨、漫天飞雪的冬夜,44岁的李愬跨白马提长刀,命李佑为先锋、李忠义为副先锋,组成一支三千人的敢死队。他自率中军三千,田进诚率三千殿后,他们悄悄地从文城栅(即今河南遂平县西南四十里文城乡。《资治通鉴》:唐元和十二年(817),“吴秀琳以文城栅降于李愬”。)出发东行六十里,初至张柴村,尽杀其戍卒及烽子后,稍停饮食休息,又急行七十里,夜寒雪大旌旗裂,人马冻死近三分之一,终于在凌晨抵达了鹅鸭池畔,这里距离蔡州城仅一公里,鹅池内成群的鹅鸭如同守城的官兵一样还在慵懒地酣睡。李愬就命令士兵拿竹竿驱赶鹅鸭,鹅鸭扑扑棱棱杂乱的叫声,巧妙地掩盖了军队行军的声响,李佑、李忠义率先锋部队,在城门附近挖坎、架梯,悄悄爬上城墙,杀了守门的士兵,又派士兵伪装成更夫照旧打更报时。然后打开城门,接应李愬大军进城,城内居民更是蜂拥相助,活捉了吴元济,一举拿下了和唐王朝分庭抗礼达52年之久的蔡州城。
千百年来,鹅鸭池一直是汝南历史文化的盛景。碧波清幽的鹅鸭池,荡漾着对白马将军的回忆,荡漾着家国情怀。(李雪阳 2021年1月8日星期五)

编辑: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