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汝南地名故事之二:壶仙观村思壶仙

内容导读: 汝南地名故事之二:壶仙观村思壶仙 作者 李雪阳 汝南县天中山,古人谓之“天下之中”。登临天中山远眺西北,十里桃花缥缈处,有个叫壶仙观的村庄。村中有连绵两千年的壶仙观景点。壶仙观又名悬壶观:“相传有树高数十丈,壶公悬壶于其上,因...


 
作者 李雪阳
 
    汝南县天中山,古人谓之“天下之中”。登临天中山远眺西北,十里桃花缥缈处,有个叫壶仙观的村庄。村中有连绵两千年的壶仙观景点。壶仙观又名悬壶观:“相传有树高数十丈,壶公悬壶于其上,因名悬壶观”。明朝到清初,“壶公仙迹”被当地雅士推为“汝南十景”之一。

     壶仙观,城北15里,是汝南费长房遇仙处(今城北黄庙村西1000米)。修观是为了供奉费长房的师傅——壶公。壶公何许人也?壶公,又名玄壶子,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没有人知道他多少岁。壶公会道术,善用符给人治病。是东汉时期的卖药人。传说他常悬一壶于市头卖药,“药不二价”、“治病皆愈”,每天药金收人万钱。壶公得钱后,只留下三五十钱自用,其余都随手施舍给街头挨饿受冻的穷人。市罢辄跳入壶中,一般人见不到他。有文字记载:“常悬一壶如五升器大,变化为天地,中有日月,如世间。夜宿其内,自号「壶天」,人谓曰「壶公」”。壶公乃身怀医技、乐善好施之隐士医者也。
壶仙观最初来源于《后汉书·方术列传》。说费长房是汝南一位管理市场的小官,一日正于楼上饮酒,见一卖药老头。趁人不备钻入到其携带的小壶内。费长房就拜神仙老头为师,学得医疗众病,鞭笞百鬼,驱使社公的技能。后骑青竹杖回故里,投杖成林,云游四方,悬壶济世。明朝王世贞写的一首《壶仙诗》,详细介绍了壶仙观的故事。诗曰:“昔有汝南白头翁,手提玉壶称壶公,壶中美酒十万斛,桃花树树骄春风。长房小儿错狡狯,三试不过同沙虫。我今但入不肯出,一醉天地无终穷。”清朝知县王元梅,对本辖区内的风景名胜了如指掌。他写费长房遇壶公后在葛坡投杖成林的往事,让人遐思不已。诗曰:“认识悬壶一老翁,长房于此迂仙踪。葛陂投杖都成林,却恐乘云夜化龙”。

     相传壶仙观有榕树高数丈,壶公悬壶于上,因此得名悬壶观。壶仙观在唐玄宗天宝年间建造,观、庙、祠一体。宋朝时扩建称壶公观,也称壶公祠。壶仙观在唐宋年间名噪一时,文人雅士竞相传颂。在很多文人的诗词中,皆可窥见壶仙观的踪迹。如苏辙的《蔡州壶公观刘道士〈并引〉》、宋朝陈师道的《壶公观大木》、秦观的《次韵太守向公登楼眺望二首》、吕南公的《出蔡州》等等。其中宋朝的祖无择写的一首《题蔡州壶仙观》,被《四库全书》收录并作了题记,题记中说,壶仙观院内因“有仙榆数十株,亦名大木观”。诗曰:“莺老花残过禁烟,杖藜闲步到壶仙。仙家本是无尘地,别有风光一洞天。”
驻马店现存两处壶公和费长房的遗迹,一处是平舆县东和店镇仙翁庙,是当地人为纪念费长房行医期间,涉葛水不幸溺亡而建的仙翁庙,世代祭祀(也有说费长房丢失护身符,被众鬼所杀)。另一处就是汝南壶仙观村的壶仙观,纪念的是壶公和仙子费长房。(“仙子”一词,在神话传说中形容品德高尚,智慧非凡,高雅脱俗的女子。也可指男性的仙人。)。既然壶仙观是费长房遇仙处,也就有了后人添加附会说:“壶仙观村是费长房的老家”。也有人说费长房是在汝南县西南35里的葛陂遇仙。
根据《后汉书》的线索,可以得悉费长房是在东汉时期遇的壶仙。汝南郡是东晋义熙十二年(416年),才正式由息县迁至悬瓠城,一直到今天,所以说汝南有千年古县的美誉。然西汉高祖四年(前203年),置汝南郡,治所在上蔡县(今河南省上蔡县西南),及东汉建初四年(公元79年)后,汝南郡治又迁平舆(平舆县射桥乡古城村)。明朝知府黄尚质作诗《葛陂》写道:澺水谁投杖,仙波已化龙。所以说平舆的葛陂和澺水,应该先是费长房的故里。

     《道经》曰:或有诸仙子,符禁咒术功,除殃遣鬼魔,以求大道玄。或有诸仙子,海上驾青鸾,度运归仙道,以求大道玄。壶仙观里有了壶仙,才有费长房(汝南人)投师;有了仙子费长房,才有了恒景(汝南人  费长房的弟子)汝河斩瘟魔、百姓饮菊花酒、登高插茱萸过重阳节的民间习俗。
岁月不居,时过境迁。壶仙观村还在,壶仙、费长房、恒景都隐入了历史深处。白云千载空悠悠,十里桃花依旧红,后人在壶仙观原址新建的三间道观,少了故人、古树、观、庙、祠等融为一体,自然也就缺失了神秘的仙气氤氲。清朝《汝阳县志》纂修者之一李根茂写了《壶仙观怀古》,读来让人唏嘘不已。诗曰:“壶仙观旁汝水涯,魏帝南征驻翠华。铁骑夜嘶淮海月,牙旗朝卷朗山霞。颓垣历落生秋草,老树阴森噪暮鸦。却以当年开宴日,柏梁高咏亦堪夸”。
壶仙观村的壶仙观近两千年来之所以生生不息,除了故事情节接地气、融人心外。最主要的还是颂誉了医者、道者救人于困苦病痛,为芸芸众生悬壶济世的高尚情操。
(作者 李雪阳 2020年7月8日星期三)

作者简介:李雪阳  男  河南省汝南县人  1990年写《浅谈奉献与索取》一文,被列为苏鲁豫皖四省高考学习范文。之后辍笔,2019年再次提笔,现有多篇拙文散见于省市县报刊杂志及各自媒体平台。      
 
 

编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