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汝南地名故事之一:才子巷里忆王粲

内容导读: 汝南地名故事之一:才子巷里忆王粲 作者 李雪阳 在汝南县城南门里东侧,毗邻古城墙的一隅,有一条狭长的小胡同,曲径通幽。胡同两侧的房屋很多已翻新,透过斑驳的院墙及零碎的地砖,偶尔还能嗅到一点点远古的炊烟。这条寻常小巷有一个书香浓郁...

作者 李雪阳

     在汝南县城南门里东侧,毗邻古城墙的一隅,有一条狭长的小胡同,胡同两侧的房屋很多已翻新,透过斑驳的院墙及零碎的地砖,偶尔还能嗅到一点点远古的炊烟。这条寻常小巷有一个书香浓郁的名字——才子巷。因为这条小巷曾经住过一位被誉为“建安七子”之首的王粲。后人将他与曹植并称为“曹王”。

     多少望子成龙,盼女为凤的游客,常领着孩子,来到这条小巷内寻踪启慧、慕名参拜。才子巷里原有一口青石圆井,相传那是才子亲手打的一眼井,人称“王粲井”。慕名前来的游客, 惊于王粲的 “异才”,总会让孩童饮上几口清澈透明的凉井水,希冀自己的孩子将来也能如王粲一样,过目不忘,聪慧过人。王粲,何许人也?才子巷为何会伴随着千年古城熠熠发光?在这个秋日的午后,草枯叶黄,我轻轻地漫步才子巷,用寻古探幽的情怀,努力去触碰一个早已离去却活在当地人内心的魂灵。
     王粲(177~217),字仲宣,东汉末年文学家、官员。祖籍山阳高平(今山东邹县西南)人。他的曾祖父王龚、祖父王畅都曾做过东汉三公,他的父亲王谦,曾任大将军何进的长史。当年他祖父任汝南太守的时候,年幼的王粲就曾经随祖父生活在汝南。在汉室衰落、长安混乱、豪强四起、命如草芥的岁月里,汝南成了许多文人暂且苟安的一方净土。初平二年(191年),汉献帝被董卓控制,西迁至长安,王粲也随同前往。初平四年(193年),十七岁的王粲被召为黄门侍郎,世风日下,朝不保夕,活着有时候比尊严更需要勇敢,所以他没有赴任。不久,王粲从长安到荆州去投靠同乡——荆州牧刘表。刘表一见他状貌不扬,身体孱弱,又不拘小节,就没有重用。报国无门的王粲于是就经常回汝南故里,与民同乐,辗转生活了近十五年。他现存《七哀诗》三首,其中“出门无所见,白骨蔽中原。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二韵写的生动传神,道出了王粲对乱世的愤恨和对难民的哀怜同情。

     建安十三年(208年),王粲归于曹操,深得曹氏父子信赖,被赐爵关内侯,开始了他博学多识效国安民的夙愿。建安十八年(213年),魏王国建立以后,王粲被任命为侍中,王粲与卫觊等负责除旧布新,制定新的典章。在曹操幕府,王粲不但受到赏识和重用,而且他同曹丕、曹植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之间经常有诗赋往还,据《三国志》记载,王粲有诗、赋、论、议近六十篇。
     千百年来,汝南这条小小的才子巷,一直被当地居民引以为荣。有关他的传奇故事,宛若飞舞的蒲公英一样,随风四下飘扬,处处扎根。
     王粲出身于名门望族,年少时博闻强记,有过目不忘之才。他善于计算,作算术,能简捷地得出正确答案。并且擅长写文章, 总是一挥而就,从来不用修改。一天,王粲和友人同行,看见路边有座古碑,就站在那儿朗读起来。友人问他:“你能背诵吗?”王粲回答:“能。”友人当即叫他转过身去背诵碑文,结果一字不差。
     有一次,王粲看别人下围棋,有人不小心碰乱了棋子,他说能帮着人家按原来的局势把棋子重新摆好。下棋的人不信,拿出块手帕盖在棋盘上,让他换个棋盘重摆,结果,他竟奇迹般把棋盘复原了,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
     少年王粲随家人迁到长安后,德高望重的蔡邕,也就是古代四大才女蔡文姬的父亲,在朝廷位尊权重,经常车马满巷,宾客满座。见到王粲后,认为他不同常人。一次听说王粲在门外求见,急得把鞋子都穿倒了就出去迎接他。王粲进来后,满座宾客见他年龄很小,身材又矮,都很吃惊。蔡邕说:“这是王公(王畅)的孙子,有非凡的才学,我比不上他。我家里的书籍文章,全部都应当送给他。”这就是有名的“倒履相迎”。

     王粲去世后,世子曹丕亲率众好友、文士为他送葬。为表达对王粲的眷恋之情,曹丕对大家说:“仲宣平日最爱听驴叫,让我们学一次驴叫,为他送行吧!”于是,一片驴鸣之声响起。这就是著名的“驴鸣送葬”。
     汝水汤汤,悬瓠千年。才子巷仍如一颗明珠,代代相传。湮没于市民间的“王粲井”,道出了他博学多才、荣辱不惊的淡泊,道出了他谦逊善良,与民同乐的操守。
    才子巷里忆王粲,生在乱世不是他的错,能够怀一颗平常而善良的心忧国忧民,进而用才华殚精竭虑、辅君安民,才是世人争相学习的楷模。人们怀念才子王粲,更多还是基于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基于一种对国家对后人的良好期盼。
     才子巷,与古城同在! “王粲”井 ,与汝河共存!
   (李雪阳 2019年10月18日)

   作者简介:李雪阳 男 河南省汝南县人 1990年写《浅谈奉献与索取》一文,被列为苏鲁豫皖四省高考学习范文。之后辍笔,2019年再次提笔,现有多篇拙文散见于省市县报刊杂志及各自媒体平台。      

编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