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正文

梁祝故里汝南说

内容导读: 梁祝故里汝南说 作者 杨 友 新 汝南县原马乡镇有梁祝墓。2011年,我应邀参加了梁祝故里牌坊兴建时的资料整理工作。 为了挖掘梁祝文化的底蕴;彰显汝南千古名城之风采;弘扬梁祝不计势力、生死不移的纯真爱情;光大中国梁祝之乡的美名,特写...


 
作者  杨 友 新
 
    汝南县原马乡镇有梁祝墓。2011年,我应邀参加了梁祝故里牌坊兴建时的资料整理工作。 为了挖掘梁祝文化的底蕴;彰显汝南千古名城之风采;弘扬梁祝不计势力、生死不移的纯真爱情;光大中国梁祝之乡的美名,特写此文,以和大家分享。

    梁祝故事源于西晋 年间平阳郡(汝南),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南朝《金缕子》一书就有记载,历朝历代之艺文浩如烟海。梁祝居我国四大传说孟姜、牛郎、白蛇之首。
梁祝故事是我国的文化瑰宝、新奇、迷人、纯真、挚爱、坚贞、独特,以其醉人的魅力享誉全世界。1953年我国的第一部彩色影片走向国际,即为梁祝;1959年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经卫星送上太空,响彻世界;实际上在明末清初梁祝故事就已传播到朝鲜、越南、日本及东南亚等国。

     据魏晋史学家考证、梁祝故事起源于平阳郡(汝南)马乡 ,故里遗址现有梁祝墓、梁庄、祝庄、马庄、红罗书院、鸳鸯池、十八相送故道、曹庄(曹桥)及梁祝师父邹佟墓等。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著名学者钱南杨、顾颜刚、冯浣君、黄朴等指出:“ 梁祝故事发生地应相对集中,方园不过百里,人物不过二三,仅此而已。”(特别在西晋兵荒马乱的封建社会里,穷书生山伯,女孩英台不可能到百里及几百里外去上学。)汝南马乡梁、祝、马三人同籍,梁祝家距其上学的地点红罗书院均为十八里,所以称“十八相送”;上学路上又均途径曹桥是为“曹桥结拜”,祝嫁马文才又必经梁山伯坟茔,才有“扑墓化蝶”一说;汝南马乡人物地点巧合,正如学者论断。而其他地的说法则与论断相悖。

     1996年春,作家马紫晨,河南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朱绍候,省地方史志协会副会长 王之勤及《中州今古》主编李国强等进行了梁祝故里的专项考证:
从姓氏看:据《姓氏考略》:粱姓“望出安定、天水、河南。”均在北方;五代时,粱姓才进入四川、江西;宋代,梁氏方在广东、浙江,福建发展;为此故事原型不太可能在江、浙发生。再说“祝姓姓源三支:二在河南、一在太原 。”显然,祝姓也非吴越之子民了。所以上虞、宜兴、善权祝庄的居民都说他们先祖均为晋以后的移民,原籍河南。会籍白牧的梁姓族谱记载:“先祖世居汴梁,北宋南迁于浙。”看来故事原型在平阳郡(汝南)的概率就大了。

    从葬式看可分为三:1、梁祝同冢(宁波)、2、英台单葬(宜兴、江都、舒城、嘉祥、河间 、清水。)山伯葬于何处?是为疑点。 3、梁祝双墓(汝南)根据当时封建社会的历史背景,祝虽跳入梁墓,但与梁未婚,又受马家聘,如同冢祝、马家绝对不允许。才在路边另一侧用英台之裙帽造一衣冠冢,顺天应人,以应舆论。民谣曰:“梁山伯、祝英台埋在马乡路两沿,梁祝同穴难改变,假冢留给世人看。”
在汝南的梁祝故事中:“各类表演显示出梁山伯是半耕半读的一个寒儒且祝氏也非富豪(连祝英台的舅父也是卖豆腐的)只有马文才才是拥有万贯家产的纨绔子弟。”我想这样才使梁祝故事离奇而又可信,曲折而又合乎情理,接近于故事的原型。而其他地方则不然,有状元及第、山伯挂帅、英台出征、大闹地府、阎王判案等说似乎有些荒唐。

     在汝南,千百年来不分男女老幼,皆能说唱梁祝:他们在耕田时唱、薅秧时唱、打麦时唱、打夯时唱、放牧时唱、逢年过节更是在各种文艺活动中,演梁祝、舞梁祝充满了欢乐的生活气息,成为真正的人民集体创作的典范,有一段唱词特别接地气,真实地显现了汝南农村的植被景观。“走一洼、又一洼,洼洼地里好庄稼,高的是秫秫,低的是棉花,不高不低是芝麻,芝麻缺苗带打瓜,种下一颗籽,发了一个芽,拖了一个秧,开了一个花,坐了一个扭,结了一个瓜,瓜儿长得像油篓,黑籽紅瓤一窝沙,有心摘个给梁兄吃,还怕他吃着甜来连根拔。”方言土语听起来亲切风趣,饱含乡土气息。

    1996年9月7日至11日由中央电视台梁祝遗迹采风组对汝南马乡进行了实地拍摄,并与12月3至5日: 以特别节目,《寻访梁祝话传奇》为题由中央八套用上下集的形式进行了连续播放;1997年中央电视台“文艺采风”栏目组以《千古绝唱出中原》为题对汝南梁祝故里进行了详细报道。(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周涛与张莉曾来此采访;)2005年12月,汝南县中国民俗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梁祝之乡”;2006年6月,汝南梁祝故事被列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7年4月3日,经河南省民政厅批准,汝南县马乡镇更名为梁祝镇,这是中国首个也是唯一以梁祝命名的行政区;2011年,梁祝镇由乡亲捐资,协于上下,群策群力,兴建梁祝故里牌坊。高十八米宽二十六米,寓意十全十美,发家致富,顺民应天,政通人和。

     李铁城先生的《情圣——梁山伯、祝英台之碑》碑文写得更好,现摘于此:“人生醉魂魄、铭肌骨、寄身心、难割舍者,其为情欤!男女相悦、形影不离者,不过情中之常人而已,而不计势力,生死不移如梁山伯、祝英台者,乃情中之圣人也……

     汝南县有梁山伯、祝英台遗址多处,皆确凿可指,历历可道。梁祝之墓,尤为瞩目,墓中之物,远搠西晋一千五百年来,口碑代传,家喻户晓。伫立墓前,遥想当年,梁祝情深,本当比翼双飞,孰料羽催翅折。谊未尽而缘终,情未断而交绝,英台品如松柏,心如冰雪,委身富门,岂能折节。出嫁路上,雷雨交接;投身墓室,二魂化蝶。生难共枕,死得同穴。千载百代,双蝶联翩,乃爱情之象征;梁祝轶事,亦东方之罗密欧与朱丽叶……

    “梁祝”美妙精彩的结尾“化蝶”, 体现了人民群众 对幸福婚姻的美好愿望,神韵油然而生,但关于蝴蝶的颜色,关中民俗认为,黄蝴蝶是梁山伯所化,黑蝴蝶是祝英台所化;而汝南马乡的群众认定祝英台是白蝴蝶(圣洁、纯真)梁山伯是黄蝴蝶(品行高尚)马文才为花蝴蝶(花花公子)”

     至此,我想“梁祝故里汝南说”的眉目轮廓都比较清晰了。不管东南方向的宜兴(宜兴是隋以后又三百余年定名的地方)宁波(其地的所谓义妇墓, 清乾隆年间的学者焦简尚评论谓“此说不知所本”。)杭州(隋开皇年间才有的建置)还是西北方的甘肃、清水,以及东北方向的嘉祥、曲阜,都不如汝南马乡的梁祝文化风物圈的氛围浓郁。

     汝南马乡梁祝故里冠铭后世,历年来多次受到国际友人和炎黄子孙的青睐,崇拜和敬仰,有十几个国家的外宾光临汝南,顶礼膜拜,梁祝情圣,怀古思贤,影响之大不言而喻。
梁祝这一非正宗史载,又非完全虚构。 思辨、探索、研究、考证,是一件比较复杂但却很有意义的事情。怎样治学?限于作者的水平、见闻和掌握的资料有限,拙文也难免偏颇与谬误,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作者简介:县政协九届委员,驻马店市戏曲家协会会员,县老年诗词协会会员,县文化局业余作者,先后在《河南画报》《中华颂》《天中戏剧》发表十多篇作品。曾在首届全国戏剧文化三等奖和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二等奖四项;三等奖四项。
 

编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