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美食 > 正文

究竟有多少东北人,把腌酸菜变成了民间炸弹?

内容导读: 在这个年节将至的时候,相信每一个漂泊在外的打工人,都已经无心工作,只想回家过年,再尝尝妈妈的味道。 有人已经急不可耐,试图在厨房里还原妈妈的味道。只是以当代打工人的厨艺水平,常常没能等到复刻记忆中的家乡味,就变成了翻车现场,从此再...


 

在这个年节将至的时候,相信每一个漂泊在外的打工人,都已经无心工作,只想回家过年,再尝尝妈妈的味道。

有人已经急不可耐,试图在厨房里还原妈妈的味道。只是以当代打工人的厨艺水平,常常没能等到复刻记忆中的家乡味,就变成了翻车现场,从此再也不想踏进厨房一步。

其中尤其以东北腌酸菜翻车最为离谱和辛酸,翻车后的东北人:妈,你也妹说这酸菜做不好,就会变炸弹啊……


 

亲手腌制酸菜的人,腌制前想的都是腌好后的酸菜炖白肉、酸菜炖血肠等东北名菜,然而在开盖的一瞬间,终究是错付了,酸菜们争先恐后地喷射,直接从瓶子直奔天花板。

多少腌酸菜新手,不得不在眼前天女散酸菜的景象中惊讶凌乱、自我怀疑:好端端的酸菜,咋就喷出来呢?


 

机智的小姐姐拿到小区空地放气,身子远离瓶子。酸菜都得伤心,你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

以为已经做好万全准备,结果开盖的瞬间还是躲避不及,酸菜如烟花一样直奔天空。

远处的路人,看到都会纳闷,这么早就放烟花了?怎么这烟花还有股酸菜味。


 

要是开盖地点选在了卫生间,那么酸菜就能原地给你表演一个酸菜炖卫生间。


 

炸酸菜的声响,让一旁摆弄玩具的小孩都双手抱头,可能在多年后朝粪坑扔擦炮的下午,都会回想起酸菜爆炸的瞬间,而感到自愧不如——“我妈才是火药专家”。


 

明明是跟着博主同样的步骤做的酸菜,别人的酸菜都金黄金黄泛着好吃的弧光,到了自己手上,却各有各的翻车,这漂浮着的白色不明物,终于宣告了这缸酸菜的正式死亡,享年一个月。


 

有的酸菜放着放着,就长出来一层绿油油的菌膜,哪怕酸菜本身看着没啥毛病,主人也是不敢动。

至于那些长出飞蛾的酸菜,罢了罢了,往事不堪回首(忍住不哭),不过就是家里成了飞蛾的栖息地(不忍了)。


 

△来源:豆瓣炸厨房小组

总有人出于对现代食品工业的不信任,以为自己做的就能健康无污染,保证高品质,殊不知,却踏进了另一条悲伤的河流。

相较于酸菜爆炸,辣椒酱爆炸现场更惨不忍睹。

打开自制辣椒罐头,辣椒酱像窜天猴一样四处迸溅,白亮的厨房,顿时变成凶杀现场,恐怖片导演看了都说好。


 

准备离家回学校的大学生,带上自己妈妈的手作辣椒,想要给舍友分享,顺便炫耀一波家乡菜,然而在“砰”地一声,辣椒酱直达天花板后,终于在舍友充满怀疑的眼神里读出了一句小心翼翼的试探:“真的……是亲生的吗?”


 

无论是酿酒,还是腌制酸菜、辣椒酱,爆炸都是因为“发酵”。

发酵的过程,食物产生风味物质,同时产生大量二氧化碳。如果没能及时排气,下场就像是可乐瓶里的曼妥思,彻底放飞自我变成舞林大会。


 

博主@拜托了小翔哥为了给大家展示百香果汁爆炸的威力,打开一罐冷冻了一天的百香果时,明智地戴上了头盔。


 

即使是职业酿酒师,也会因为没及时放气,而不得不室外开罐,避免爆炸。

为自己的失误亲自上前排气的他,就像在给炸药桶点引线,生怕慢一秒逃跑就被炸伤。


 

不是他胆小,不是他太怂,而是未排气的发酵桶威力实在惊人,看这红酒的飞行高度,你说这是消防车水龙喷头也有人信。


 


 

然而在炸厨房上,酸菜爆炸还不是最糟糕的,酸菜崩溅的后果顶多就是打扫。

热油崩溅的下场,可能就要去医院了。

把厨房变战场,是所有新手绕不过去的艺能。

做饭像打仗,乱是一方面,重要的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失误,就可能是炸翻厨房一大步,破坏性极强。

妈妈说炒菜有啥难的,就是油热下菜,加入调料搅拌搅拌就行了。

直到你炒起了木耳——


 

这画面让屏幕外的网友都产生了幻痛,不自觉把手机都拿远了——“溅到我脸上了!”

如果说木耳本身个头小,掀不起多大动静,那炸汤圆、炸年糕就像是锅里扔进了小地雷,把锅都能给掀翻了。


 

没人清楚,为何本应该软糯香甜的小甜点,为何就成了小地雷,热油四溅。

某年元宵节,哈尔滨第五医院急诊科的值班医生,就曾接诊6名因炸汤圆被炸伤的伤员。饭店炸汤圆不一定香,自己炸的大概率会伤。


 

管不住的吃货,只好给自己装备升级,身披雨衣,戴上头盔,把厨房搬到宽敞空地炸汤圆。

效果会好吗?可能对汤圆会好,毕竟搬到室外,天花板不再是它们的极限,天空才是。


 

如果下厨房第一怕是热油崩溅,那第二位就自然就是油锅起火。

有人因为害怕炸汤圆,退一步选择懒人版煎汤圆,以为油少,安全性就高。谁能想到,这次没热油炸锅,家差点没了。


 

在老家的大锅,要是操作不当,大锅着大火,厨房直接烧了一半。着火原因,大概都是热油中加了凉水,或是蔬菜叶子上的水分没有沥干。


 

美食博主在“好吃易上手”上卷得没边了,但所有厨房小白在犯错上,也会卷得超过人类极限。

煎汤圆煎起火的网友,没有注意到博主说凉油和凉水一块下锅,她直接往热油中加入凉水,导致油和水气化,窜起火柱。进厨房像上了战场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就能理解为啥做菜的人都会说,看人吃自己做的菜会满足。这跟凯旋归来的士兵,看到街上人群欢呼是一个道理,看着自己战火中的胜利果实被享用,那是一种被深深认可的自豪感。

所以当你的东北朋友,给你做了一桌酸菜宴,酸菜水饺,酸菜炖排骨,你就该奉献你最drama的赞美。


 

在别处,你会很难想象,酸菜怎么就成了餐桌顶流?

但任何一个东北饺子馆中,都少不了酸菜的影子,酸菜炖大骨、酸菜炖血肠、酸菜白肉、烤肉拌酸菜,还有酸菜饺子、酸菜火锅……


 

△来源:图虫

酸菜在东北餐桌上,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给一个菜做搭配不算什么,可一旦它能和任何食物搭配,再不起眼的东西,也就变成了厨房必备。

东北,酸菜就是东北人DNA里的生命之光。


 

所以,一进入冬天,东北人就开始成捆成捆往家里囤白菜。而当白菜齐齐整整地占领了楼房间的空地、大街小巷,一年一度的腌酸菜的序幕就此拉开,白菜奇观在整个东三省随处可见。

大学生宿舍摆纸狗,东北人公寓走廊上摆白菜。


 

大白菜在小区干涸的喷泉池里,也在喷泉雕塑的基座上、雕塑的怀里。


 

停车场的空地上、缝隙里,都是大白菜的身影,它们围绕着车子前后左后,并且还能保证不压白线。


 

此刻的东北朋友们,回家最想做的事莫过于:舀一勺酸菜炖大骨汤汁,浇在热热的米饭上,一碗入嘴下肚,白雾朦胧的窗户外,夜空烟火绽开,那一刻自己才是回家了。

编辑:

本文标签: 酸菜变成了民间炸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