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女性 > 正文

为了钱,丈夫默许了头上的绿帽

内容导读: 周六的时候去看了点映场次的《误杀》,算是全国第一批观众了。所以老曲会准备一次影评。如果你的女儿被一个富家子弟侵犯了,而且家人还被威胁,你会怎么办? 言归正传,开始今天的夜店故事。 夭姐今年 33 岁了,但是身材还是很好。用全哥的话说就是...

周六的时候去看了点映场次的《误杀》,算是全国第一批观众了。所以老曲会准备一次影评。如果你的女儿被一个富家子弟侵犯了,而且家人还被威胁,你会怎么办?

为了钱,丈夫默许了头上的绿帽

言归正传,开始今天的夜店故事。
 

夭姐今年33岁了,但是身材还是很好。用全哥的话说就是,该大的地方大,没肚腩,活好。

 

 

 

所以,夭姐深受全哥的关照。反正绩效排行上,她总能进前五,换算成钱的话,八万块左右,所以夭姐每个月都要请吃饭。

我第一次认识夭姐,觉得她为人很豪爽,火锅店里我拿着大绿棒子一口闷了半瓶,她没扭捏,也干了下去。

你猜她多大?大家起哄让我猜年龄,猜错了就罚一杯酒。

“24

错了。

大了?

你别管,继续。

“22

错了。

卧槽,26,对了不?

又错了。

那个晚上,在我被灌了一瓶酒后,答案还是错的。

 

行了吧,你们。33夭姐盖住了酒杯,看了一眼全哥,大家也不闹了。

但是我确实觉得夭姐一点也不像和我同龄的人。至少从外貌上来看,说她今年2526,也绝对会有人信。

 

为了钱,丈夫默许了头上的绿帽

夭姐是北方人,喜欢吃面食。有一天我带了些煎饺和凉菜去夜场,刚打开饭盒盖,夭姐就围过来了。

哎哟,你这是在哪儿买的呀,给我尝尝。只有一双筷子,夭姐没嫌弃,从我手里抢过来就自顾自的吃起来。

家里人来重庆玩,自己包的。我拿了张纸巾擦了擦嘴,点了一根烟。

夭姐吃得挺起劲,一转眼,30多个饺子就剩下七八个了。

晚上我请你吃烧烤,别走哦。夭姐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去换衣服了。

 

夭姐的顾客有点多,有时候楼上刚结束,楼下就有人等着了。

据说,夭姐在场子里工作已经有十几年了,保持大大大的秘诀是每天两个鸡蛋。

 

我和夭姐熟悉了,偶尔晚上约顿酒,大家热闹热闹。

这里划个重点,夭姐是全哥的人,不过夭姐有家人。据说老公是个老实人,在老家种地、侍弄庄稼。

每个月底,24号左右,夭姐就回回老家。美名其曰是看看孩子,其实是亲戚来了,反正也上不了班。与其闲着,不如回去转转。一方面可以省钱,还有就是夭姐想孩子想得不行。她手机屏保上都是孩子的照片。

这里提个题外话,我认识的几个佳丽,都会在例假期间出去旅游,一般上半个月班,玩半个月。

有一次夭姐从老家回来,给我带了一些手工挂面。

谢谢姐,你自己家做的呀?

嗯,我妈做得,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夭姐的老家在农村,偶尔会给大家带吃的。我看夭姐打开了话匣子,就往家里面引。

夭姐和我说,她有个儿子,上小学了,成绩不太好。语文还凑合个及格,数学最多能考8分。

他爸不管吗?你让他给孩子找个家教嘛。我问夭姐。

夭姐看了我一眼,眼睛闪了一下,嘴角微微笑了一下。

 

为了钱,丈夫默许了头上的绿帽

夭姐22岁那年就结婚了,当时她还在老家的县城打工,老公是家里人介绍,隔壁村的老实人。比夭姐大了8岁,在老家县城打工。

当然,老实只是表面看上去,至少谈恋爱的时候,还是能隐藏自己的。

结婚之后,酗酒的毛病就显露了。

 

没事儿就喝酒,赚点钱都喝酒了。夭姐和我说,有一次她老公晚上十一点都没回家,外面又下着雪,然后超市的老板打电话给自己,让她去领人回家。他一个人喝了两瓶白酒,没有下酒菜,就要了一包榨菜。

回家的路上,夭姐数落了老公,并表示自己要回娘家。老公一路没说话,回到家就进了厨房,提了一把菜刀出来。

我开始以为是要砍我,然后发现他是要砍自己。夭姐和她老公撕拉了半天,菜刀掉地上,夭姐也瘫倒在地上。他在旁边打自己,抽自己耳光。

 

再后来,家里有了小孩,开销越来越大。夭姐想去深圳打工。

都是和村里人一起去的,开始他也和我一起的。夭姐说,两个人在深圳打工半个年,因为喝酒误事,老公被开除了3次。后来他自己就回县城了,小地方随便做点什么都能活。我们俩在深圳开销大。

 

为了钱,丈夫默许了头上的绿帽

那你是怎么做得这行?

有一次喝酒,把人打伤了。要赔钱,五万多块。夭姐听人说酒吧兼职能多赚钱,就狠下心去了。姿色好,身材好。就这样了呗。

夭姐说得不以为然,但是能感觉到一种心酸。

你以为给那些男人舔,我不恶心,但是有孩子,我没法选择。只能是把钱赚着。我和夭姐说,为什么攒了钱不去做其他的。你也要学那些男人劝我从良?

夭姐跟家里人说自己在做保险,老公知道自己做什么,但是他能天天有酒喝、有钱花,也没说什么。

 

在我离开这个场子前,我和夭姐喝了最后一场酒,那天下着雨,酒越喝越冷。

你不到我屋子坐一会儿?夭姐问我,我要了摇头。

我明天有事。

呵呵,你还是少有对我没感觉的哦。夭姐说完,点了一只烟,结了帐,招收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消失在了夜色里。

 

为了钱,丈夫默许了头上的绿帽

在喝酒之前,夭姐问我为什么走?我说,我只是想写点故事。找点素材而已,顺便赚钱。

她笑了,觉得我在胡扯。夜场里的男人,哪个不是满嘴跑火车?

然后她问我,她的故事算情色吗?

我觉得不是,应该是一种悲剧,她爱着老公,却为了钱而不得不妥协。两个人心照不宣,纸醉金迷,也许孩子是最后的纽带,而又随时准备撕扯。但也许不是,他们只是搭伙在一起,未来谁又知道呢?

 

在写之前,我又见了夭姐一次。

我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她老公知道她在做这个?

她回答我,有时候,为了钱,或者说为了生活,谁不要忍耐一些什么呢。

我想想也是。

临走时,夭姐忙去了。只是和我说了一声,下次约酒。

编辑:

本文标签: 绿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