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书画 > 正文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内容导读: 今年不到40岁的贾旭东,算得上河南书法圈里小有名气的人物了。即使在我未接触书法之前,也听到过一些关于他的逸闻。在百度中输入河南贾旭东,关于他的或赞扬或批评抑或咒骂的贴子忽啦啦全出现在你面前,让人一时间真假难辩,搞不清这到底是个什么样...

  今年不到40岁的贾旭东,算得上河南书法圈里小有名气的人物了。即使在我未接触书法之前,也听到过一些关于他的逸闻。在百度中输入“河南贾旭东”,关于他的或赞扬或批评抑或咒骂的贴子忽啦啦全出现在你面前,让人一时间真假难辩,搞不清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或者,他并非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人物,你很难简单用“好”或“坏”去评价他。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一段饥锇的经历或许改变了他的人生”

  仿古建筑里,一床书,一张书案,一张茶台,几株兰花。室外,有假山流水,露台清风。兴致来时,读读书,临临帖,写写字。倦了,泡泡茶,或与三五好友聊聊天,或在露台闲庭信步。这是贾旭东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或许就是读书人梦想的生活场景了。但是,以前贫困的生活(贾旭东特意强调是贫而不是穷,因为贫是经济的,穷是志气方面的)贾旭东从未忘记。他说,或许是人穷则变,那段生活影响了他此后的生命轨迹。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贾旭东6岁开始学习书法的。 那时家境还好,学习书法纯粹是爱好。 只是后来母亲一直身体不好,爸爸在建筑工地打工,从楼上摔下来,头部重伤,他家的经济慢慢差下来。大学一年级时候是他家最破落的时候,除了卖粮食,几乎没有经济来源。他几次欲放弃大学,妈妈都哭。亲眼目睹妈妈借钱时的种种,他发誓不从家里再拿一分钱,于是每逢周末他都去古玩城摆地摊卖字,5块钱一张,只管有人买,他都心满意足。有时候他也去给人讲课赚学费。最困难的时候,他上夜市大排挡打工,端盘子,扫地,给客人提啤酒……他靠卖自己的字以及种种艰辛,完成了4年本科学习的一切费用的。曾经,他三天只吃了几个馒头。茫然地走在大街上,对面开过的小车辗过泥泞溅了他一身,这时候的他,想了很多很多,或许,那一刻,他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毕业后贾旭东放弃了上研究生的机会,因为他要快速挣钱!他深刻体会到了没钱的日子什么滋味。而那手不算差的字给了他挣钱的资本。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狂傲贾旭东

  贾旭东之所以被人议论非非,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狂傲。无论喜欢他的人,还是讨厌他的人,都承认贾旭东的确是有些“狂”的。喜欢他的人,觉得他率真,不喜欢他的人,觉得他是一个另类,像一根刺一样与周围的的氛围格格不入。

  在他的QQ空间里,他自称“中原第一才子”,他QQ的签名是“王铎”。毫无疑问,王铎是他的偶像,他的博客里有很多关于王铎的文章,但是他也毫无顾忌地叫嚣“要学王铎,打倒王铎”,那口气的确狂了些。他的狂傲或被人赞许,或被人拍砖,抑或被人咒骂,但他似乎并不是太在意。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他或许真有些狷狂的资本。高中时,贾旭东即熟读唐诗三百首。他喜欢读历史,他特别赞成“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这种说法,他说读史让人明智,所以几部史书他读了又读。偶尔,心血来潮,他也作几首诗词。贾旭东擅长作“藏头诗”,你报出名字,几乎不假思索,藏有你名字的对联顷刻写出。无论你喜不喜欢他,你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有些文学底蕴和“功夫”的。看贾旭东挥毫,笔藏云烟,锋茫暗露,颇有些字如其人的味道。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贾旭东说无论出多少钱,他从不去别人家里写字,虽然他不反对别人这么做。但是对于朋友,他从不吝啬。他与一朋友谈笑,当即手书“千万别听女人的话,女人总是因小失大”,要送给朋友让他挂家里。当然,最后是不了了之,不过也由些可窥贾旭东性格一斑。

  很多时候,他表现出狂傲的一面,但是有的时候,他也非常安静。有时一众人在一起谈笑或写书法,他默默站在一边,并不多言。他敬重李逸野老师,并对恩师的指点念念不往。李逸野老师在他的新作序中写道:“他摹仿的作品已被肆间广为流传,时人议论纷纷,然而,他并不理会这种既昧所见尤喻所闻的褒贬之词。他常常拣挑大师无伤大雅的败笔、偶然率意的失误作为预防习气的警戒,似乎从摆脱形似到神交中建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可谓对这个弟子了解颇深,评价也颇为中肯。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狂傲的贾旭东,常常有狂人狂语。他也从不藏着掖着,在他的QQ空间,在他博客,他毫不隐 瞒自己的观点。他似乎并不在乎他的行为带来别人什么样的看法。或者,他对一切了解于胸,看别人的赞扬或怒骂热闹非凡,他却在一旁笑着似欣赏别人的闹剧。诸如“我爱喝酒 ,外出喝酒 总是让学生在汽车后备箱放一把锨, 我对他们说 ‘如果我喝死了 ,你们用这把锨就地把我埋了, 埋骨无需桑梓地, 人生处处是青山’”;“ 我生平两大遗憾: 一 我无法找到像我这样有才情的人做我的朋友或敌人; 二 无法坐在台下听像我这样精彩的演说家讲书法”这样的狂言在他的QQ空间或博客里随处可见,倒的确有几分魏晋七贤那样的名士风流。

  贾旭东的狂是真的,不过他对书法的爱也是真的。贾旭东说,“戒烟容易,戒书法太难!”,又云:“平生惟有两行泪 ,半为书法半美人 ”。不到30岁的贾旭东,书法已经练了20余年,又在最困难的日子里,成为他赖以生存的技能,或许,书法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狂如贾旭东,也有柔情似水的时候。对初恋念念不忘,或者伤感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而禁不住和一首“钗头凤”。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现实的写字者

  与其他书法家或艺术家不同,他从不讳言他对金钱的态度。他从不标榜自己的清高。或许是那一段痛苦的经历在他心中刻下的痕迹。

  很多书法家辛辛苦苦练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毛笔字(或者叫书法),但是至今仍然一贫如洗,有的连宣纸都买不起。与此同时,这几年中国书画市场火爆的不得了。贾旭东说, “艺不压身”,可是书法家会写毛笔字这手艺咋就不如会做煎饼果子赚钱呢?就连收破烂都能一年好几万的收入,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书法家有责任给孩子老婆创造幸福的物质生活。

  很多书法家一提到卖字他们就很不齿,觉得一个文人怎么能堕落到这种地步呢?贾旭东是个现实主义者,文人的那些清高总是被他嘲讽。他说他也想清高,但连孩子老婆的晚饭都没有着落、连来个朋友你都不敢请人家在小巷子里面吃顿羊肉串的时候,清高有个何用!用现今流行的话来形容贾旭东的观点,就是“哥能卖字是本事,是光荣!“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对于有些书法家说“俺的书法作品是艺术品,艺术品是无价的。贾旭东总是在心里狠狠地说上一句:“真是狗屁话!要不想饿死,书法家要先确立一个观念——我的毛笔字就是商品。让别人扛着价格吧,他不卖咱卖!”

  贾旭东其人,年轻,张狂,率真,引起不少非议,某些时候洞察人心,处世圆滑,亦正亦邪,你很难用简单的道德标准来批判他。这或许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他在书法界受人关注的一个原因吧。

《吹尽狂沙始到金》~记中原第一才子贾旭东


编辑:

本文标签: 贾旭东
相关阅读